布丁蛋蛋♥

QQ 2297838160

欢迎催更

【凹凸乙女】不老魔女和她抢来的孩子(嘉德罗斯)


*ooc  意识流

*迷

*老福特天天屏蔽我的文,扎心




在很久以前,有一个强大的国家,人民生活富裕而幸福。年轻的国王骄傲而理智,励精图治,不断扩大自己的领土,一时间风头正盛。

当一切安定下来后,王后为国王生下了一个肉嘟嘟的王子,遗传了父亲耀眼的金发,一双金色的眸子似乎得到了上天的庇佑。小王子可爱的容貌让他成为了全国最受欢迎的存在。

小王子在群众的期盼下一天天的长大。

主城里,一年一度的王室游行正在举行,在卫队的护卫下,所有人都想一睹小王子的风采。

一位打扮奇怪的人路过这里,他身材高挑,坐在酒肆里,将自己包裹地严严实实,与周围一切格格不入。

一位醉汉在她旁边,打着酒嗝,不停地向空气宣扬被神赐福的小王子,称他的眼睛比天上的太阳都要耀眼夺目。

周围的人见惯了这样的场景,只是哄堂大笑,“嘿你瞧,疯艾格又开始发酒疯了。”

坐在角落的人摩挲着手中的金子,随意放在木桌上,拢了拢斗篷,朝门外走去。有进来的蛮汉一不小心撞上了他,粗声粗气地说了句对不起。他微微地摇了摇头,随即迅速走了出去,蛮汉揉了揉自己被撞疼的肩膀,一边暗自感叹着这些连出门都穿铠甲的人是有多无聊。

正在休整的游行车队忽然发生了动乱,所有的马嘶嚎着,努力想挣脱束缚,蹄子重重地在地上划出痕迹,一旁的军队连忙疏散人群,勉力安抚着马车。

小王子被王后紧紧地护在怀里。似乎是吓坏了,一言不发,眉头也紧紧地锁住,金色的眼睛里有凝滞的色彩。

房顶上,有人勾起了唇角。

坚硬的翅膀刺破布帛有有力地挥动着,刮起阵阵风呼啸的声音,以一个优美的弧线做开头,迅速而准确地飞到王子所在的上空。

尖叫的人群,锐利的兵器,护住孩子的优雅妇女,以及……那双耀眼的金眸。

你没有伤害到这位可怜的母亲,凭借技巧将小金团掠夺进怀里,小金团拼命地挣扎着,一双金色的眼睛警惕地盯着你,他在努力让自己不害怕。

手上微不足道的力道似乎随时都可能消失,你眨了眨银色竖瞳,在下一波弓箭到来前,离开了这里。

怀里的小金团一动不动,热乎乎地贴在你身上,你轻轻揉了揉他手感良好的金发,发出愉悦的轻笑。

王子被怪物抢走了,王后悲伤过度而陷入昏迷,国王震怒,下令前去寻找怪物,能将怪物杀死的人重赏。

被迷雾笼罩着的山林,你扑腾着翅膀,降落到了山谷深处,一处庞大的洞穴映入眼帘。

洞内,由珍珠和宝石堆积起来了小山,各式各样的亮色珠宝都能在这里找到,在山的最上面,放着一顶被宝石镶满的皇冠。

你将怀里的小肉团轻轻地拎出来,将皇冠扔到一旁,将他轻轻地放在宝石山的最顶上。

尽管化成人这么多年,你还是改不了龙族的怪/癖,收集奇珍异宝,尤其是闪亮的,金色的食物。

那双你尤其喜欢的金色杏眼正恶狠狠地瞪着你,带着几分王室特有的尊贵,压迫着人去臣服。

“别紧张,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只是想得到你。”你挥动着翅膀,从一片亮闪闪中找出了一个丝绒金边软垫,将他拎起来,放上去,仔细地摆在了顶端。

虽然比瓷器还脆弱,但真是一个完美的藏品。你收起翅膀,坐在一旁,银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这个强装冷静的金团。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龙的魔女,固守于这片山脉。”你随意的把玩着锋利的指甲,漫不经心地说道,“这里唯一的出路几百年前被你们人类烧毁了,不想被野兽咬死的话就乖乖呆在这里。”

小金团并没有像你见到的其他人一样没有心理承受能力,而是很顽强地在你每天的揉/弄下活了下来。

不只是风吹多了还是洞穴里太冷,小金团居然半夜发了高烧。

小小的身体缩成一团,被梦魇困住而低声啜/泣着,还时不时打两个小奶嗝,婴儿肥的脸颊上是不正常的红晕,加上眼角的泪痕显得格外可怜。

你将自己的手指咬破,银色的血液迅速渗出,将手指凑近小孩的唇,你给他喂了下去。

真脆弱啊,你看着怀里不停朝你这边挪动的小团子,将锋利的指甲缩回去,轻轻在他脸上捏了捏。

这种活人的触感,有多久没碰到了。

第二天醒来时,小金团已经与你拉开了距离,脸上残留着一丝不知道是不是发烧而带来的红晕,似乎是已经等的不耐烦了,他指了指身上的衣服,朝你说了这几天来第一句话:

“脏”

龙是种很懒的生物。

好吧至少你是这样。

而自从将小金团接回来,你每天早上都能起的很早,毕竟你每天都是被小白眼狼刺穿脖子疼醒的。

虽然这比起你以前经历的疼痛难以想对比,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喜欢那种血液从身体流出的感觉。尤其是脱离自己控制的感觉。

你皱着眉,将脖子里的金汤勺拔出来,用手碾碎,随即起身,一边吐着血,一边给他准备着早餐。

你回过头,眼前的小肉团朝你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

“垃圾”

咔嚓一声,你捏碎了手里的盘子。

不能生气,不能和这个除了颜色好看外一无是处的生物计较。

你勾了勾唇角,眯起眼睛,朝他说道:“小肉球:)”

小金团的表情管理崩坏了一秒,随即气呼呼地扭过头,并不想多搭理你。

那天晚上,小金团看了看睡在洞穴口的你,忽然说道:“嘉德罗斯。”

正在发呆的你不明所以,“嗯?什么?”

小金团不知道为什么又生气了,转过头睡觉不理你。

小金团适应的很快,也渐渐开始正常说话,虽然你时常想把他的嘴给堵上。

只是个幼稚的脾气恶劣的王室小鬼,不能一般计较。

山谷里的生活很无趣,为了让小金团能开心,你招呼了一堆你的宠物过来陪他。

嘉德罗斯醒来就看见一堆只能在书籍里看到的野兽直勾勾地盯着他,似乎只差一声命令就可以开饭了。

你揉了揉嘉德罗斯毛绒绒的脑袋,表示这些都是为他找来的宠物。

嘉德罗斯看了看有城堡里柱子那么粗的蟒蛇朝他示威般地吐了吐信子,露出一股子血腥气,居然兴起一阵无力感。

“你是蠢货吗……”

结果晚上你回来的时候,看见那你的那群宠物被他治理的服服帖帖。一直以来连你都不放在眼里的老虎正满眼热泪地学着猫叫。

原本一条龙生活的时候,下山只要买一些酒和吃的来打发时间。如今多了个藏品,你每次都会拎着一马车东西回来。

在外面和宠物玩了一天的嘉德罗斯没来得及看报纸,就困得睡了过去。被夜晚微微泛着凉意的风吹开的报纸上,有他所熟悉的世界。

不过贪心的龙是不会放过任何收藏品的。

看着眼前越来越像普通人类房间的洞穴,一旁的蟒蛇将它的大脑袋环绕耷在你肩膀上。

[您是不是为一个人类改变太多了?]   它思索着措辞,发出嘶嘶的声音,一双浊黄色的眼睛里慢慢泛出血的颜色。

蛇类冰凉而黏/腻有鳞片的皮肤在你的脖颈间蹭过,你眼神暗了暗“他不会影响我,只是个藏品罢了。”

[龙猎人从来没有停止过寻找您,您看到那张照片了吗,他脖子上的吊坠多漂亮啊,但却是用您母亲的第二根尾骨做的。]      蟒蛇声音变得有一丝尖锐,它用它的尾巴戳在报纸上,将照片上春风得意的男人刺了个大洞。





长大——

金色毛团褪去稚气与肉感,变成了你理想中的样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你已经习惯了有他的存在。

不如就这么藏他一辈子?你思量着,觉得可行。

不尽职的护卫队和侦察兵过了好多年都没有找回王子的消息,王后忧郁之下思念成疾。

在与王国距离很远的迷雾山谷里,有血腥的气息在蔓延。

银色的发丝上沾满了猩红的血液,杂乱地凝结在一起,尖锐的指甲也已经破碎,与肉分离,摇摇欲坠。

你眼前的藏品不知道何时已经长得这么大了,金发松松地用细藤系在脑后,面容英俊而高贵,就连体格也能和龙族相媲美,修长而蕴藏着爆发力。他一双金色的眸子居高临下地看着你,里面只有着让你心惊的嘲弄。

你张了张口,努力止住喉咙里翻腾的血腥气,挺直腰杆,最终只能无力地问出一句为什么。

他没有回答,连一个眼神都没舍弃给你,径直朝那个你最憎恨的男人走去。

整个迷雾山谷寂静着,你在看不见那个金色的脑袋时,终是忍不住,狠狠倒在了地上,脑袋里嗡嗡直响。

前面的巨蟒尸体被秃鹫啄食着,你竟然失去了去驱赶的力气,鼻子就像被打了一拳一样涩涩的。

你听到有去而返的脚步声,带着一丝急促。

被龙带走的王子回到了自己的世界,王后的病情也有好转,为了庆祝,皇宫对外开放。

有一个衣着古怪的高个子男人,脖子间挂着两个奇怪的吊坠,手中提着一个动物的头/颅,吓得贵妇人们尖叫着逃窜,随即,他将它扔在了放满奇珍异宝的桌子前。

王子的眼睛对上了那个动物的头颅,忽然间,王子的动作僵硬了一秒。

那是个龙的头/颅。





前尘——

你还小的时候,因为能力失控,进入了一次时间裂缝。

醒来时,有个有金色眼睛的男子正将你抱在手里包扎伤口,面色不耐,手下却刻意放轻了动作。

你不由得流下了口水,这个人看上去好好吃。

你在这个时间停留了很久,也陪伴了他很久。

一个孤独的王。

一个到处寻找着迷雾山谷的王。

有天你突然发现,他的脖子上吊着一个奇怪的挂坠,样子有点像龙骨。

你吓得打了个哆嗦,然后回到了属于你的世界。

迎接你的不是温柔的双亲,而是父母的尸/体与四处胡乱飞舞的虫/蝇,骄傲了那么久的龙族如今已如此耻辱的死法扔在了自己的洞穴里,被肆意挖空的身体里已是腐/烂之态。

到处的血色里,你忽然喜欢上了金色。于是,在闲暇时,你四处收集着和金色有关的东西。

你遇到了巨蟒伙伴,他的眼睛里深不可测,用嘶哑的声音为你点出了复仇的方向。

你以复仇为信念活着,那天你路过一个地方,听到那些看上去就不好吃的人说,王子的眼睛是金色。

于是你抢到了一个金色的团子。

看着他的眼睛,你忽然不想复仇了。

血液冰冷的那一刻,你脑子里还是那双金色的眼睛,尽管那并不属于你。

评论(13)

热度(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