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蛋蛋♥

QQ 2297838160

欢迎催更

【楚留香手游乙女】求之不得,既离①


宇宙无敌棒棒锤级别ooc,意识流,慎入←








【方思明】

江南的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阴雨绵绵

天空暗沉沉的,带着连绵的细雨洒落,空气中透露着泥土的腥味,有风卷着雨丝而来,沾湿小道上行人衣袂。

你撑着一柄油纸伞,漫无目的地走在湖边的小径上,长发松松地用白玉环束着,颜色分明,难以交融。

被雨水而喜爱的衣袂早已湿透,鞋边也沾染上些许泥泞,将那素色的花纹变得污浊。

你早该看清楚的,他从未及眼底的情意,对你的若即若离,一味的迎合,归结起来不过利用二字,可笑你竟付出一颗真心,如今闹得家破人亡。

得知一切实情后的你什么也没带,孤身离开了那伤心处,就连这柄伞,也是沿途小商贩见你失魂落魄而赠予你的。

你在湖边站定,蹲下身子,任裙角被细沙摩挲沾染,湖里女子一片憔悴的样子,不复当初出门见识江湖时的意气风发。

冷风灌入你的领口,你不禁瑟缩一下,手中的油纸伞也坠入地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什么都没了啊,你心中酸涩与悔意交织,却对那个始终孤零零的身影提不起恨意。

你晃悠悠地站起身,嘴角轻轻勾起,苦涩的泪水在脸颊滑过,很快融入进雨水。

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你深吸一口气,闭上眼,朝湖中倒去,湖面同身体接触的一瞬间,你听到了他在喊你的名字。

被绝望榨取的空气让你失去了挣扎的能力,初始的疼痛到后来的麻木让你竟然感到了一丝归属感。

不如作罢,就此离去。


【萧疏寒】

“一梳梳到头,二梳梳到尾,三梳梳到白发与齐眉……”媒婆站在你旁边,为你整理着发髻,音调上扬的声音为这大喜的日子更添一丝喜意。

你面对着铜镜,面无表情地打量着自己,明明是一个该欢喜的日子,你却没能提起任何和“喜”有关的情绪来。

身旁的贴身侍女跟了你二十多年,此刻也只能在一旁,默默地为你染上红色的指甲,不时抬起头来,担忧地看着你。

门外忽然传来一丝喧闹,你不由得攥紧了她的手,眼中划过一丝期盼。

门被推开,自幼疼你的奶娘步履蹒跚地走了进来,见你忽然暗下来的眸子和衣服下瘦的空荡荡的身体,不由得抹了抹眼泪。

“他来了吗?”你声音干涩,没有目的性地提问道。明知答案,却还是开口,打算自己打碎这最后一丝希望。

“武当到这,至少半月的车程,武当那边,没有动静。”侍女怕你心绪失常,小声地答道。

你笑了,一片温柔的模样,一旁的媒婆不明所以,见你笑,便一个劲夸赞着你此刻的漂亮模样。

金钗流苏发簪替换下了你平时用来挽发的朴素翠簪,沉重的发饰将你的头几乎压垮,也将你的心彻底压垮。

上妆时,你的娘亲进来了,她见你的模样,将所有人指使出去,说想要亲自帮你描眉勾唇。

待到室内无人,她将揽入怀里,轻轻拍着你的背,“娘懂你心里的滋味,想哭就哭吧,现在没人打扰你了。”

你终是没有忍住,先是小声啜泣,随后不顾大家淑女的风范,嚎啕大哭起来,哽咽良久。

“为什么……”你忍不住问到,压抑许久的感情如同见到鲜血的野兽,单一而疯狂。

三个字在你口中喃喃了许久,到你冷静下来,你都没有问出完整的话语。

擦干眼泪,将一切痕迹用妆容掩藏,你还是那个端庄大方的大小姐,除了母亲湿透的衣服一角还残留着你最后的任性。

我也曾想过与你共饮这合卺酒,在真正同他人共饮之时,也会这么想。











【楚留香】

再见到他时,他仍如当初年少一样意气风发,身?边的女子眼中,有着同你一般对他的爱意。

而你,没有张洁洁那般烈性子,只是毅然决然地离开他后,身边带着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团子,活的也算自在,只不过心底那一处,再也容不得他人。

小团子最近吵着要见父亲,你拗不过他,只得向外人打听最近香帅停留的地方,带着小团子远远地见他一眼。

他也是看到你了,略带欣喜地扬起眉眼,朝你走来,你回想起你当初不告而别的场景,只是笑当初的幼稚,却也不想再为自己心口徒添伤疤。

这一带人流密集,交错间,你转身,牵过心满意足的小团子,离开了这里。

这一别后,就再也别见面了吧。

评论(26)

热度(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