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蛋蛋♥

QQ 2297838160

欢迎催更

【凹凸乙女】看到你了①【雷/金/凯/嘉/帕】

看到你了

梗出自游戏

*ooc,意识流

雷狮

你躲在墙角的废墟堆,屏住呼吸,深呼吸中,按耐住自己越来越强烈的心跳。

有雷电的特殊噼啪声在你耳边响起,你听见了他略带嘲讽的轻笑声。

你似被蛊惑一般悄悄地探出头,偷瞄着外头的动静。

伴随着丧钟声的响起,同伴惨叫着,身体染血倒下,身材修长的屠夫背对着你,手中锤子一般的武器被他轻松地搭在肩膀上,带着一丝痞气。脚踩在你同伴的头颅上,似玩弄似的碾压着。

“又是一群无趣的废物。”屠夫的声音意外的好听,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将倒地的猎物挂起,而是恶趣味地看着他挣扎。

你撑起身子,正准备离开,却被脚边炸开的雷电而吓得惊动了一旁虎视眈眈已久乌鸦,你的位置赫然被暴露在屠夫的眼中。

被雷电击中的滋味着实不好受,屠夫似找到了新玩具,你的心跳暗示着他正在往你走来。

四肢因恐惧而无力,手指冰凉而发麻,你的脑袋已经无法思考,危险的预警让你只知道往前逃。

进入无敌点,翻窗翻墙一气呵成。

进入板区,绕柱走文化了解一下。

就这样,你溜到了屠夫的面前。

面容俊逸的屠夫似是被你的操作惊到了,并没有第一时间攻击你,你看到他嘴角忽然勾起,电流的声音让你感觉喉头发紧。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你猛地翻过旁边的墙壁,狼狈地躲开了落下的锤子。

加速效果让你成功远离,终端提示队友已经被成功救援。你松了口气,下意识回头看去,正对上一双暗沉的紫色眼睛。



由于终端的卡顿,你比旁人更晚一步进入生死局。

环境观察的三秒内,你看见一名金发的少年站在你远处,蔚蓝色的眼睛里没有一丝阴霾,正朝你这边走开。

开局遇到队友让你异常有信心,再加上并没有让人胆怯的心跳,你的心态上涨到比以往更良好的程度。

少年看到了你,露出了一抹阳光般的笑容,朝你这边走来。

旁边就有一台密码机,你先上手准备破解。

心跳忽然变得强烈,透过一旁的碎玻璃,你看见少年的眼睛忽然变成了红色,一个裹挟着血腥气息的箭头正朝你的方向而来。

扰人的丧钟声响起,疼痛让你更加清醒,你忽然意识到面前这位少年就是这次的屠夫。

背后的屠夫,双目赤红,表情中带着一丝疯狂,白色的发丝似是代表着死亡,映衬着皮肤苍白而无力,已经完全不复先前的少年模样。

你捂着伤口,利用受伤的加速效果远远逃离了这里。

并没有追赶的提示,你略奇怪地停下脚步,不远处的少年低垂着头,看着自己的手,似乎刚才的攻击只是一场梦。

少年很快离开了那里,为了修复密码机,你又回到了那里。那边的墙壁上留下了血红色的涂鸦,与恐怖字体完全不相匹配的,是留下的对不起的字样。



凯莉(♀)

少女的笑声格外清脆,在这个安静的屠宰场显得格外明显。

你一边破译着密码,一边警惕着这位狡猾的屠夫。

一只粉色的星星回旋镖忽然环绕在你的身旁,少女的轻笑声离你越来越接近。

你拆除了身上的屠夫标记,将它扔向远处的无敌点,拉过一旁的柜子门,躲了进去。

粉色的身影在柜子门口慢悠悠地晃着,你的脸因为紧张而变得惨白。

少女娇俏的面庞带着一丝苍白,忽然出现在柜门前,深不见底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你所在的地方。对上那双无机质的眼睛,你有种自己已经被发现的错觉。

你并不确定她是否会检查柜子,紧张让你无心打量少女眼中的复杂情绪。

你听到远处同伴爆点的声音,少女的动作顿了顿,随即轻轻叹了口气,她没有留恋,朝其他地方走去。

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你让你有一些惊讶,你从柜子中爬出来,擦了擦鼻翼冒出的冷汗。

远处,并未走远的少女屠夫躲在阴暗的角落,口中含着棒棒糖,神色复杂地盯着正在破译密码机的你。








嘉德罗斯

自开局以来就不断响起的丧钟声扰得人心烦意乱。

一旁的乌鸦发出了嘲笑的叫声,你神色如常,手中的破译速度不减,也没有发生任何失误。

已经有两名伙伴倒地,被送上绞刑架,而这位你尚未见过的屠夫似乎并不屑于守尸,你的伙伴有充足的救援时间。

被救下来的伙伴比以往更加警惕,所以暂时并没有人死亡。

阴森的风在你耳畔凄厉地哭嚎,绷紧的神经经不起一丝放松,有血腥的味道被风卷到你鼻尖,你的胸口忽然浮现了紫色的印记,没有轻举妄动,你放弃了手中的发电机,躲至死角。

在视线所能到达的地方,一位比你想象中更无害的屠夫出现了。

如果不是他手中沾染着鲜血的武器和身上带有血点的衣服。

屠夫此刻心情似乎不是很好,身上具象化的死气就像蜘蛛网一般缠绕。

他金色的眸子里满是戾气,肆意破坏着周围的一切。

忽然,他的脚步顿住了。

被盯上的感觉让你周身响起了终端预警,屠夫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除了暴戾以外的表情。

他挥动起手中的武器,血腥的气息朝你席卷而来。速度可怕的让你几乎无法反应

墙壁碎裂的声音在耳边炸开,你吃力躲开毁灭性的一击,并清楚的知道两人的实力并不在一个平面上。

被大脑操控的身体无意识地躲避着攻击,翻过窗口时紧随着的攻击声让你腿软得几乎无法动弹。

胸膛被风撕裂的痛感已经模糊不清了,这场结局明显的死亡游戏,让求生者们无法反抗。









帕洛斯


怀中的工具箱似乎能给你唯一的安慰感,你奔走至另外一个绞刑架,伴随着金属碰撞的声音,你废力地拆卸着。

手中已经勒出了血丝,被绞刑架上的铁锈所沾染显得格外脏污。

胸口的预警又响了起来,你并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利用终端切换着视角。

与你几丈之隔的地方,一位面色惨白的屠夫勾着奇怪的笑容,浑身被黑色笼罩。

又是傀儡,你松了口气,在拆完手中的绞刑架后。你按耐不住好奇心,凑上前打量着。

身高适中,身材偏瘦削。

原本只打算远远看一眼的你壮着胆子,朝前凑了凑。

这名屠夫可以说是长得很精致了。你伸出手,又揉了揉屠夫看上去质感很好的发辫。

远处的乌鸦忽然叫了起来,你疑惑地回过头,看到了受伤的同伴,留恋地看了看这个傀儡,你朝同伴的方向奔去,并没有久留。

匆匆离去后,傀儡忽然动了动,原本呆滞的眼珠也转动了几下。

啧,可惜。

正在帮队友治疗的你并没有发现自己手中忽然盘旋的黑色痕迹。

评论(31)

热度(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