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蛋蛋♥

QQ 2297838160

欢迎催更

不老魔女和她的养子 【雷德篇】

不老魔女和她捡到的孩子【雷德篇】

*ooc  意识流




在老一辈的故事里,有这么一个恐吓小孩的故事一直流传着。

有一位魔女,一直流浪在各个地方。

据说,她的母亲是当时最为美艳的公主,可是却在婚前就怀了她,一时间成为笑柄。

可怜的公主承受不了这种压力,疯了。

疯了的公主在生魔女时大出血,整个房间都是腥甜的气味,侍女和医生们慌张地止血,并没有在意刚出生还沾着血迹的小婴儿。

公主的呼吸越来越弱,最终去世了。

赶来的皇后在看到女儿的尸体时晕了过去,一旁的医生听到了侍女发出的尖叫,正打算斥责,回过头却只看到沾着血迹的婴儿津津有味地吮吸着手指上的血迹。

婴儿似乎是察觉到有人在看她,沾着死亡母亲血液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单纯的笑容。

后来,婴儿长大了,她继承了母亲美丽的容貌和一头茶色的微卷长发。却因为一双异色的眼睛被整个王室唾弃。

她被关在地下室里,常年阴湿的幻境让她的脾气越来越古怪,她喜欢翻看一些有关鬼怪的书籍,嘴里经常念念叨叨着什么,有几位新来的侍女非常讨厌这位私生女,希望她可以早点腐烂在地下室里。

所以她们连续一个多星期没有送食物进地下室,并且收了一位恶心丑陋而贪色的贵族的金钱,放他进了地下室。

后来,那位贵族失踪了,侍女也失踪了。

地下室爬出蛆虫的时候,才有人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打开门,一股强烈的腐尸味传来,房间里里只有几具痛苦扭曲的身体,和上面密密麻麻爬来爬去的蛆虫。

后来,那个国家开始败落,最终消失在敌军的铁蹄下。

而人群里,也多了一个让人避之不及的魔女。

相遇——

村民将柴房里用链条锁着的小孩粗鲁地拽起,红发的孩童瘦弱不堪,手腕在铁链的摩擦下似乎能被折断,身上带着的伤痕让人心惊。

脏兮兮没修剪过的红发长发黏在一起,被尘土的脏污掩藏着的脸蛋轮廓能看出一丝精致,有未擦干净的血迹在脸上黏着,小孩无力地挣扎了两下,腿上就狠狠地挨了两棒子。

被绑在十字架上的小孩睁开了他异色的双眼,下面的村民挡住自己小孩的眼睛,眼睛里露出的恶毒似毒蛇的毒液,腐蚀着小孩尚且年幼的心灵。

火同干枯的木柴接触的一瞬间,如同地狱的烈火一般蔓延,火焰围绕在小孩脚下,慢慢向上攀爬。

锥心的刺痛让小孩渗出了泪水,他委屈的哭泣声在大人阴毒的诅咒中消失无声。

“看不下去了,蠢货。”一道女声淡淡地传来,伴随着火焰的消失与禁锢的褪去,小孩猛地磕在了地上

狼狈地抬起头,小孩看见一个穿着浅灰色斗篷的人站在他的面前,精致的脸蛋上面满满是嘲讽。

“喂,傻了吗?”你看着面前这个呆楞楞看着你的小孩,嫌弃地用脚碰了碰他。

只见小孩的眼睛里忽然出现一道光芒,就像在沙漠里看到了绿洲的人,不知道绿洲是真是假,又渴望又害怕。

“你叫什么名字?”你难得耐心下来,往身后聒噪的村民里扔了一瓶药剂,你蹲下来,直视那双异色的眼睛,将他耳边脏兮兮的头发撩起来,认真地询问道。

他丝毫没有害怕,直勾勾地盯着你,一双脏兮兮的手紧紧地抓住了你的斗篷,嘶哑的声音传来:“他们没有给我名字。”

你打量了一下他的伤势,从口袋里掏出一瓶绿油油的药剂让他喝下去,小孩乖乖地接过去,没有丝毫迟疑,喝下了那瓶气味古怪的东西。

你满意地看着他伤势的迅速恢复,将他抱起,几乎感觉不到重量的身体让你皱了皱眉,你随手乱摸了几把他瘦骨嶙峋的身体:“以后,你就叫雷德了。”

养成中——

刚带回来的雷德很乖,你将他的脸蛋擦干净,受伤的眼睛用草药敷上,包裹起来。浑身都有伤的瘦小身体让你心头的暴躁升起。

你将他扔进木桶里,仔细地帮他梳洗着红色的长发,没有什么力量概念的你把雷德的头发拽下来好几缕,可是小孩却一声不吭地忍了下来。

雷德的伤口有些已经化脓了,脓包上也结疤了,你狠了狠心,将他的疤一个个撕开,小孩瑟缩的身体让你小声地骂了一句笨蛋,手下的动作下意识地放慢了一点。

疼晕过去的小孩依旧紧紧拽着你的袖子,你处理好所有伤口确保不留疤后,将自己的斗篷把他包裹起来,将他一个人扔在家里去买衣服了。

回来后你收获了一只为了找你摔得浑身都是伤并且连旧伤口也崩裂的红发小笨蛋。


你看着正在抓兔子的雷德,少年的长相偏阴柔,可是全身带着的阳光气息让你绝不会认错他的性别。

汗珠顺着他小麦色的皮肤流下,滑进衣服里,似乎察觉到你的注视,他转过头,朝你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你的心忽然漏了一拍似的,脸也忽然热乎乎的,爱惜身体的你找了瓶治心脏的药水给自己灌了下去。

最近这种状况忽然变多让你很担心,难道是雷德最近吃的提体质药太多所以有了超能力吗,你这么想着,忽然被人整个扑倒在草坪上。

“XX(你),你看,我捉到了,晚上可以加餐了!”在你身上紧紧压着的人兴奋地说着,你感到自己的心脏几乎脱离了控制。

“起来啊笨蛋。”你轻轻地推了推他,将自己的脸埋进他的衣服里,太丢人了,你这么想着。

你看着舞台上正胡诉衷肠的男女,无聊地打了个哈欠,回过头看着旁边的雷德,他认真的神色映在你的瞳孔中。

居然长这么大了呢。

想起雷德和其他姑漂亮娘的良好关系,你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你忽然照了照镜子,看着自己没有变化的脸,松了口气。

难道是和自己待久了所以变得喜欢这些女孩子家才喜欢的东西了吗,想着最近偷偷出入剧院的次数,你苦恼地挠了挠头发,开始为雷德担忧。

你继续看着剧场里的表演,女主角的恋爱独白忽然吸引了你的注意力,怎么这么熟悉呢,你思索着。

浑浑噩噩地被雷德牵着出了剧院,你没有在意雷德在你耳边叽叽喳喳地说话声,你现在只是对于意识到自己喜欢上雷德,喜欢上这个比你小百岁多的男孩而感到震惊。

雷德看着忽然从自己臂弯里窜出去的你,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分别——

雨水同血水混合在一起,颜色像极了雷德的长发。

你沉默地将雷德已经失去温度的身体搂在怀里,他的眼珠被教廷残忍地挖去,此刻空洞洞地溢出鲜血。

你将自己的黑袍撕出一条,将他的眼睛细心地包裹起来,就像第一次捡到他时一样。

有什么东西在你脑海中断裂,发出了腐朽的崩坏声。如同蝴蝶羽翼上带着毒素的鳞粉,慢慢地深入你的神经,骨髓。

你将他的尸体火化,脑海中蔓延的鳞粉让你忍不住想在火焰里握住他的手,再也不分开。

教廷忽然受到袭击,你听着底下的哀嚎声,小心翼翼地将他们血肉模糊的眼珠一个个收集好。

不对,不是这个颜色。

你失望地摇了摇头,将眼珠一个个碾碎,有汁水溅了出来,茶色的长发早已被罪恶的血液黏住,变成了诡异的黑色。


魔女闭上了她的眼睛,在梦里,和她喜欢的人度过这漫长的一生。


凹凸大赛——

你迷迷糊糊中被人猛的摔在了地上,疼得一激灵。睁开自己的双眼,却看到一抹熟悉的红色。

“蠢货?”

评论(16)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