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蛋蛋♥

QQ 2297838160

欢迎催更

不老魔女和她的养子 【雷狮篇】

不老魔女和她捡到的孩子  【雷狮篇】

*ooc  苏  意识流 





序章

古老神秘的森林深处住着一个魔女。

虽然还没有人能成功进入森林的深处,但是听旁边小镇的老一辈们说,有个老爷爷小时候被魔女从狼群的口中救下,并且安全地送回了家。

老一辈们是从他们的爷爷奶奶口中听到的。

听说,造物主将星星揉碎放进了魔女的眼睛,所以她的眼睛和星星一样璀璨。

造物主又将夜空裁剪了一块下来,让风神将它理成丝,做成了魔女的长发。

造物主将天地的琼脂聚集,制成了魔女的躯体。

……

为了感恩造物主的给予,魔女来到了世间,并且尽自己所能地帮助人类。

可是有些人仍旧嫌不够,他们索求更多,他们争夺着魔女的魔力,想让她成为他们的所有物,自相残杀的人类让魔女感到了疲惫,于是躲藏在森林深处,布下重重迷境,再也没人能找得到她。

小孩子们听到这里,不禁失望地低垂着小脑袋。

有个肉嘟嘟的小女孩忽然哭了起来,扑到妈妈怀里,说:“魔女也太孤单了吧。”

身边的大人看到小女孩哭得涨红的脸,不禁嘲笑起了她的天真。

捧着一堆植物种子的你将帽檐往下拉了拉,朝小镇外的森林方向走去。

相遇——

将种子埋进带着晨露的松软泥土里,你的手指在泥土表面拂过,一株嫩芽冒了出来,接着开始成长,并且结出了饱满的果实。

阳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散落在房间里,恬静而孤独。

你走出了屋子门,有鸟儿欢喜地将你围住,叽叽喳喳地和你说着森林里今天发生的事情,你将将老板送的面包边撕碎,放在手心,感受到它们在你手中鲜活的生命,不由得笑了起来。

微风拂起了你的发梢,你嗅到了一丝血腥的气息。

诧异地回过头去,你看见远处的树后躲藏着一个小小的黑色身影。他紫色的眼睛此刻正戒备地看着你。由于流血而变得惨白的脸蛋更显得他如琉璃般脆弱精致。

你拍了拍手,朝他走过去。

他见你朝他走来,不住地往后退,却由于身上的伤痕而脱力地倒在地上。

你试探地朝他伸出手,他却一口将你的手咬住,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正恶狠狠地盯着你。

没有任何反抗的你任由他的小虎牙刺入你的血肉,温热的血液从手上滴了下来,或许是咬累了,他松口,舔了舔嘴角的血迹,朝你恶劣地一笑。

你的手轻轻抹过伤口,一切又都恢复如初。

你认真地对上他的眼睛,

“小家伙,要暂时和我一起生活吗?我会保护你安全的哦?”

今天,魔女的屋子里迎来了一个身份不明的人类客人。

陪伴——

你认真地挑选着布料,打算给身边这个已经发育的男孩做几套合适的衣服。

青春期的男孩个子长得特别快,几乎几个月裤腿就会上去一大截。

正揽着你的腰的雷狮将你的帽子又往下拉了拉,身边男性看着你的眼神让他心里非常烦躁,他孩子气地将脸埋进你的脖颈间,用牙齿细细地摩挲着你白皙细腻的肌肤。

你拍了拍他毛绒绒的脑袋,将他稍微推开了一点,他立刻又黏了过来。

你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随即又买了一块新布料,打算给他做个头巾。

雷狮最近总是神神秘秘地和别人用鸽子联系着,有空问一下原因吧,你这么想着,却错过了雷狮眼中让人惊心的占有欲。

别离——

那天,你养大的男孩背上了行囊,他不正经地揉了揉你的脑袋,让你等他回来。

你看着他已经和你齐平的身高,罕见地没有反抗。

将他送到森林出口处,看着他朝你潇洒挥手的背影,你心头忽然涌上了淡淡的失落感。

皇宫里的盛宴招开,听闻失踪多年的三皇子回来了。

再相聚——

森林里闯来了不速之客,将你的小屋团团围住。

你披着长袍,沉默地看着下面举着火把的军队,你只给了雷狮一个人可以随意出入森林的通行符。

小屋周围的植物在军队的铁蹄下被折断,奄奄一息地裹在泥土里。

剑拔弩张的氛围并没有持续多久,你看到那个你一手带大的孩子在别人的簇拥下出现,他朝你张开了双臂。

听说魔女被现任国王接出了那片森林成为这个国家的的保护神。

你站立在人群外,看着那个已经长大的男孩被皇冠与锦袍装饰着的身体,旁边的权贵贪婪与恶毒的眼神几乎将他吞噬。

看到他朝你露出的微笑,你轻而易举就原谅了这个在你心中已经占据了绝大部分地位的青年。

你替他镇压了叛乱,接替他踏足邻国的步伐,你的手上重新沾染了血迹。

你听到慌乱逃离的人群惊恐地喊着邪恶的魔女又来了。而流传着的魔女的故事也变得恐怖不堪。

你成为了人们口中一个利欲熏心的魔女。

可那又怎样呢,你偏过头,看了看那个正在对议案发愁的年轻国王,你听到自己的心发出了不一样的跳动感觉。

越来越多年轻貌美的女子被送入皇宫。

有一天,雷狮来你这里来的格外迟,他将一个大大的锦盒递给了你,里面静静地躺着一顶后冠。

你将它小心地拿出,轻轻戴在了头上,过分沉重的感觉让你格外不适应。

他紧绷的身体在你戴上后瞬间放松,随即小心地吻住你,后冠就这么掉在了柔软度的地毯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终别离——

你看着胸口穿刺而出的银制长剑,后知后觉地感受到心口的疼痛,长剑带着你鲜红的血液拔出,滴在鲜红的长毯上。

你回过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身后这个随你一路征战至今的小伙子,看到他歉意的神色,你意识到了什么。

你抬头,看着远处那个毫无动作的男子,你最喜欢的紫色眼睛里带着些许的复杂的情绪涌动。

身后的人群发出欢呼。

魔女并不会因为这个而死亡,你的伤口迅速愈合着,旁边的士兵将你和雷狮远远地隔开。

你保护着的人们此刻正叫嚣着杀了你,你闭上眼睛。

旁边士兵将你拿下,寒冷的剑刃贴在你的脖子周围,你眼中无悲无喜。

真应该感叹这一连环计,你被送上了火刑架,被所谓的神殿主教泼了一身强烈腐蚀性的透明液体,随即点燃了柴火。

有雨缓缓落下,滴在燃起的木头上,生长出了嫩绿色的枝芽。

你轻松从束缚中脱身,将黑袍褪下,露出里面被血沾染着的白色长裙。

你朝远处高贵的帝王露出了笑容,看到他匆匆朝这边赶来。



“那后来呢?”小孩乖巧地坐在老奶奶腿上,听她讲着这个故事。

老奶奶叹口气,“后来,魔女化作光点消失了,让这里变得风调雨顺。”

小孩子急了,追问到:“那,国王喜欢那位魔女吗?”

老奶奶揉了揉孙女圆溜溜的头,“你还太小,等长大就知道了。”

小女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奶奶,你说魔女恨国王吗?他们会不会再见啊?”

“这我可不清楚,不过你可以去森林中心找找,说不定,魔女没有消失,而是长长久久地躲在了那里。”

森林中心小木屋被打扫得很干净,一位老人坐在二楼的躺椅上,身上披着一件黑色的袍子,白色的头发被头巾系住,紫色的的眼睛已经被岁月抹去了锐利,身上的气场也被收敛,神色平静。

他等了很久,一开始将她所有的东西都隔开,只要附近有风吹草动就会以为是她回来了,到现在可以一边听别人说有关于她的事情,一边在她以前居住的屋子等她回来。

他最近常常做梦,能梦到她的背影。

刚刚他又做梦了,梦到她像初遇时那样朝他伸出手,一晃都过这么多年了。

她以前可能也是这样等他回来看她的,只不过一个有盼头,一个已经没盼头了。






凹凸大赛——

你面前这个从来都不屑于管闲事的大赛第四忽然出手将你从围攻中解救出来。

他身边跟随着的人明显也愣住了,你顶着他那极富侵略性的眼神,又对比了一下两个人的实力,正打算自己了断,忽然看见他不自在地朝你伸出手。

“喂,鶸,你还活着吧?”

评论(16)

热度(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