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蛋蛋♥

QQ 2297838160

欢迎催更

融水为骨(一)

*ooc
*意识流

荷兰虫X你



鲜血模糊了你的眼睛,你努力地眨了眨眼,却仍旧看不清眼前。

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脸上已经不知道是雨水还是疼痛的泪水,你又疼又困又冷,就想好好睡一觉,可是摆在你头上的脚和被折断的四肢让疼痛持续折磨着你。

你的手以一个诡异的弧度扭曲在身后,踩在你头上的脚的主人咒骂了一声,随即加重了力度,你的脑袋嗡嗡作响,有脏污的雨水流入你的口中。

你吐了几口嘴里的水,冲淡了一丝血腥的气味。

你开始思索为什么自己会遭遇这些。

明明今天早上一切还好好的,你照常去上学,然后为自己可爱的男朋友准备日常的小礼物。

然后呢?你努力地靠回忆来分散自己的痛感,你感觉自己回到了出生前的状态。

爸妈应该着急了吧,自己还没回家。没接到我电话的他有没有担心呢。你开始胡乱地想着。

头上的脚挪开了,你还没松口气,一股大力便踩在了你的后背。

你听到了骨头断裂得的声音,由脊柱传来了巨大疼痛感,伴随着窒息的痛苦。你没有力气咳嗽,也没办法发出痛苦的叫声,由于长时间的强忍,你的嘴唇已经被咬烂。

雨水终于将糊住你眼睛的血污冲刷干净,你费力地想抬起疼痛的眼睛,却还是放弃了。整个世界好像都不存在了,只有雨声在你的脑袋里回荡。

身后男人的声音响起:“他没有来,需要离开吗,人质怎么解决?”

你感觉自己如同破布一般被嫌恶地扔到了一辆车的后备箱里。

你嘴角的血沫堆积起来,在脸颊边妖冶地绽放。

真冷啊……你模模糊糊地想起了他的怀抱以及羞涩的亲吻。

午后的图书馆里他睡着的样子。

他帮你认真补习理科的样子。

告白时害羞不敢看你眼睛的模样

即使知道现在濒临死亡都是他造成的你也并不想怪他。

你对身边的人开始了疯狂地思念。

被从后备箱里拖出来又让你捡起一丝意识。

冰凉的液体疯狂地从你口鼻里灌进,你终于忍不住呜咽,求生意识让你睁开了眼睛,你看到上面离你越来越远的光亮。

内脏被水压拥挤,你的嘴角重新溢出新鲜的血液,晕染,扩散,消失。

渐渐地,疼痛开始消失,你的意识也渐渐地模糊。

只是没能再见到父母最后一眼。

还想再见你最后一眼,彼得帕克……

昨天成功阻拦了劫匪的彼得帕克今天充满着自豪感,身后好像翘起了一根长长的尾巴。

他将桌子上的面包塞进嘴里,随即匆匆离开,打算去接自己心爱的女朋友。

出门前一刻,他又调转了方向,在卫生间里看着自己昨天光荣负伤的鼻子,此刻鼻梁那边淤青了一块。

彼得帕克皱了皱眉,想着上次因为他受伤而红了眼眶的你,他找了块创口贴贴上去,打算谎称是为了耍酷。

拿创口贴的时候,他又想起了你总是冰凉凉的手,拿起桌子上的零钱,跑去你最喜欢的那家奶茶店买了杯奶茶。

一切准备就绪,时间还很充足,彼得帕克已经想好了待会应该怎么和你打招呼并且不露出傻笑。

或许今天还可以牵手走去学校?

想起了昨天放学时那个浅尝辄止的亲吻,彼得帕克忽然加快了脚步。

越走进你家附近,却发现有警车匆匆而过。

然后他看到警车往你家的方向驶去,心中不好的预感猛然升起,他眼神有一丝慌乱,眼看即将就到你家公寓门口,却被一个熟悉的人拦住了。

“斯塔克先生?”

托尼斯塔克看着眼前的大男孩,对上他那双不解的双眼,忽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直接告诉他你的女朋友因为你的原因死亡了吗。

托尼斯塔克被墨镜覆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忍。

“Peter,我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有件事情我必须告诉你……”


巨大的实验池内,一具女性的尸体沉在最底下。

伴随着实验人员的口令声,池子内的水被加入奇怪的液体,有冰开始出现在池子的表层。

有冰霜渐渐出现在女子的周围。

她青白的脸上的疤痕开始被修复,被这段的四肢处也发出清晰可闻的噼啪声。

实验人员眼睛里流露出兴奋的神色,随即继续观察着实验现象。

尸体的伤疤消失后,有血液忽然在池子里出现。

同时也代表着实验又失败了。

将实验池里的水抽干,女性的尸体被送入冰库。

冰库里封存着许多尸体,不过有些非常令人作呕,只剩下身体的一部分,并且上面有非常严重的腐蚀痕迹。

两个护送尸体的人员将尸体送入冰室内,隔着玻璃板看着这具昨天晚上刚捞出来做实验的女性尸体,开始讨论起她的死因。

心脏内传来如同火烧般的炽热,同皮肤的冰凉形成了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琥珀色的眼睛猛地睁开。

评论(16)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