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蛋蛋♥

QQ 2297838160

欢迎催更

【凹凸乙女】囚笼关系 雷狮篇

*ooc
*如果撞梗,请务必私聊我













你是王室一个不受宠的公主。

战争进行到第6年,你的父皇战败了,雷国最终成为了这场生灵涂炭战争中的赢家。

你的父亲将你传唤到跟前,英俊却瘦削的脸庞上镶嵌着宝蓝色的双眼,那本该是双温柔的眼睛,此时却凶狠得如同陌路的一只鹫鹰。

他的双手狠狠掐住了你的脖子,手上的青筋暴起,你耳朵嗡嗡作响,呼吸困难,脸部由于充血而涨红,意识开始变得模糊,这整个过程中你并没有挣扎。

你听到父皇的心腹跪下为你求情的声音。

你被狠狠甩到了地上,一时间缺氧让你无法缓过神,你大口喘息着,因为缺氧而造成的泪水不受控制地落下。

8岁的你,被送去雷国,成为现任雷国国王妃子中的一员。

你一言不发地坐在送你去雷国的马车上,耳边似乎还回荡着父皇极尽恶毒的诅咒声。

你被城堡的士兵拽下了马车,在一番粗暴的检查后,他们拿走你身上唯一值钱的宝石送你进了城堡。

花纹精美的大门在你面前打开,里面满是阿谀奉承的贵族,他们戴着虚伪的面具互相试探着。

食物摆在桌子上,配上了昂贵的银制餐,用的是珍贵的瓷盘。

你和那些被送来的敌国公主站在一起,接受着他们审查猎物一般的目光。

有轻佻的贵族走过来,眼神在你的腰肢与胸部暧昧地停留,还有大胆的拉过旁边的少女开始调笑。

你始终没有抬起头来。

宴会的主角姗姗来迟,他的笑声充满着傲气与张扬。

“这就是送过来的那些东西?”他并没有把你们当人看,“让她们都抬头。我挑几个带回去玩,其他的,送给下面的人作为奖赏。”

旁边的贵族发出暧昧而下流的笑声,你旁边原本高傲的女生已经发出了低低的哭泣。你缓缓抬起了头。

面前的中年男子保养的很好,看上去还是副年轻的皮囊,一双颇具魅力的紫眸具有着睥睨天下的气息。

忽然,他将手指向了你。

他说:“你和你的母亲长得真像。”

你以国王情妇的身份留在了这个地方。

你居住的环境很好,国王一点也没让你受苦受累,也没有恋童癖,只当皇宫里多了一个宠物。

你在这边倒比在原本的国家生活的安全。

居住在这里的第一年,皇后又生下了一个男婴,国王很高兴,起名为雷狮。

第四年,国王的弟弟和侍女生下了一名孩子,一时间沦为人耻笑的新闻,那名侍女不久后也声称病死了。

这些都是你从侍女口中听到的,你在这个异国皇宫安静地学习,成长,偶尔无聊的时候就去楼下的花园里闲逛。

是的,你不能在皇宫自由行动,你的活动范围只有这个楼塔和花园。

那天,你在花园里散步,忽然看见花园中央的那棵大树上好像爬着一个孩子,即将要掉下来的模样。

你拽着不方便行动的长裙,快步走到了树下,伴随着树枝断裂的声音,你被一个东西狠狠地砸中。

你一时间痛地只能看见一片昏暗的场景。

“喂,你没事吧?”你听见一个声音毫不客气地响起。

当然有事了,你在心里说着,一抬头正好对上一双紫色的眼睛。

不是这么巧吧,你捂住了脸。

那个从树上掉下来把你压骨折的小男孩叫做雷狮。

为什么会知道呢,除了他那双紫色的眼睛之外,那就是……

“雷狮殿下您来啦,小姐在里面休息呢。”门外的侍女忍着笑意的声音响起。

雷狮也没在意你的侍女没有对他行礼,兴冲冲地跑了进来,看到坐在书桌前的你,毫不客气地爬到你腿上坐好。

“喂,我和你说,今天我……”

“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喊我喂!要喊姐姐!或者阿姨也行!”你揉了揉他手感良好的头发,详装教训到。

他忽然抬起头,眼睛里带着一丝嘲讽,随即低头看了看你的胸部。“切,鶸”

“……”你平复着怒火,告诉自己他还是个孩子,而且是个皇子,得让着。

你一边顺着他的黑发,一边听他讲在皇宫里发生的事情,日子这么一天天过去,倒也不无聊。

雷狮8岁生日那天,你将缝制了很久的头巾作为礼物送给了他,这个别扭的小孩子嘴上说着这个礼物没价值,但第二天还是系着头巾继续来找你,不过却没有继续坐在你腿上。

你18岁生日那天,收到了来自国王的一份礼物,一只可爱的金丝雀。

侍女很是欢喜,将它好生照顾着,但是没过几天就死去了。

你看了看那个空荡荡的华美的笼子,被走进来的雷狮吓了一跳。

衣着精美的他一进门就将领口解开,坐在你软乎乎的毛毯上,斜靠着床。

他勾起唇角,嘲笑着你的呆愣。

你轻轻反驳了一声,随即听他抱怨着最近的劳累,听着听着忽然没了声音,你诧异地回过头看,只见那个小小的男孩已经累的靠着你的床沿睡着了。

烛光微微地落在他的脸上,长长地眼睫毛投影下一片在脸上,平时的高傲劲在睡着的时候荡然无存。

你拿过挂在壁炉旁的薄毯为他披,看着他比以前瘦了不少的脸廓,心里一片柔软,终究只是个孩子啊。

你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簌簌而动的树叶,终于下定了决心。

自那天后,你开始闭门不出,同时也拒绝了雷狮的来访。

他来了几次,你听出他语气中的日渐暴躁,却只是静静将书翻过一页又一页。

后来,他就不再来了。

入冬,雪几乎将这个城堡埋了,王宫里头又送来了保暖用品,你拿出一部分给了侍女,让她回去休息几天。

侍女刚走的那天晚上,你正躺在床上把玩着暖手宝,忽然冲进来两个夹杂着风雪的人。

“喂,鶸,能救下他吗”雷狮怀里抱着一个瘦弱昏迷不醒的男孩,面部表情焦急。

你披上外套,让雷狮将男孩放在自己床上,却听见他哼哼了几声,“你都没有让我睡在你床上过,最近还不许我来。”平日里张扬得不可一世的声音里夹杂着一起淡淡的委屈。

你轻笑出声,雷狮也意识到自己此刻的幼稚,耳根开始变红,随即也不耽搁地将怀中的孩子放在了你床上。

你将昏迷不醒的男孩子的衣扣解开,打算帮他换身暖和点的衣服,却感觉到身后传来一声“哼”

你回过头,只见雷狮面部表情凝固地盯着你,随即别过头不再看你。

呀,吃醋了。

在确认昏迷的少年伤口不再流血,并且都涂上消炎的药膏后,你洗了洗手,给雷狮递过一杯姜茶。

“冷,喝点姜茶去去寒气。”

雷狮抱着杯子,一双充满侵略性的紫眸正紧紧盯着你,你不禁感叹起遗传的力量。

将这个正在闹别扭的小王子哄好后,你拿出两条毛毯,将比你矮一个多头的他抱进怀里,嗅着他身上独特的清爽气息,听着壁炉噼里啪啦的声音,不禁困意袭来。

自那天后,雷狮就又来拜访了。

那天被你救的小男孩叫卡米尔,你这里的访客又多了一个。

你发现卡米尔是个容易害羞的孩子,但你又发现他的面无表情会避免一堆能让他害羞的事情发生。

卡米尔还喜欢吃甜食,你看着他被你喂胖的脸颊,颇有自豪感。

你22岁那年,国王来看了你。

揉了揉被捏的生疼的下巴,你回想起他的警告:“离我的儿子远一点。”

15岁的雷狮已经是能让女生着迷的存在了,随便一个眼神就可以让一票怀春少女小鹿乱撞。

12岁的卡米尔是个被老师称为天才存在。他的身世常常被人诟病,却因为有雷狮这个后盾而避免了很多麻烦。

他们也渐渐忙碌,不太经常到你这边来,尤其是在雷狮的母亲去世后,你听侍女说他变得叛逆,不服从管教。

卡米尔偶尔会来陪陪你,你送了他一条红色的围巾。他看上去很喜欢,每次都会佩戴着,于是你又给他织了好几条,便于换洗。

国王忽然经常出入你这里,什么话也不说,就静静看着你。你颇为不自在。

后来宫殿里传言说你是国王养的狐狸精,就是你把先皇后害死的。

你紧了紧身上的外袍,开始细算卡米尔和雷狮已经有几天没来了。

那天是雷狮17的生日,国王命令你出席,并且派侍女专门来给你打扮。

盛装出席的你因为自己漂亮的脸蛋成为关注的重点,却在一开始就被国王命令跟在他左右。

雷狮的表情在你进来的时候就变了。卡米尔还是那副处变不惊的脸,只是眼睛一直往你身上瞟。

你听见身边的国王说安静,然后握住你的手,你忽然就变成了新一任皇后。

不知道国王是不是故意的,婚礼定在雷狮18岁生日那天。

啪。你听见有东西被砸碎的声音。你站在人群中,回过头,看见站在人群外,雷狮不可置信的眼神。

雷狮的眼神着实让你惊了惊,那种可以将你撕碎的感觉让你立刻别过头去。

那天晚上,雷狮来找了你,最终他摔门而出。

“你做得很好。”第二天国王来看你的时候这么说道,并且给了你很多的赏赐。

你和国王都保持着一条清楚的界限,你们只是单纯的利用关系。

你不去耽误雷狮的成长,让他可以顺利登上王位,而国王则看在这一点留住你的性命。

不过还有一点,恐怕则是自己这张和母亲相似的脸吧。

封后典礼的前三个月,雷狮又来找你。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比你高这么多了。

第二天你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雷狮已经走了。

你强撑着酸疼的身子,换上干净的被单,随即在咬痕上涂抹着去红肿的药膏。

这个城堡锁不住他。

后来,听说三皇子叛逃了,国王一气之下迁怒给可怜的新任皇后。

听说新任的皇后在被国王打入大牢的第二周就因身体弱去世了。













一年后,某个饭店内。

你缩在雷狮怀里,听旁边的商旅讲着雷国三皇子和死去的可怜皇后的故事,努力忍着笑。

雷狮的脸早就黑了,如果不是你拦住,可能那些人就无法活着讲话了。

身后的人还在讲那个惨死的新皇后怀了三皇子孩子的事情。

你抚摸着自己已经有些隆起的肚子,不禁赞同地点了点头。

雷狮看着你傻傻的样子,不禁勾起嘴角,一个“笨”字从他恶毒的口中慢悠悠地飘了出来。

评论(10)

热度(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