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蛋蛋♥

QQ 2297838160

欢迎催更

阴阳师小姐今天也在努力地工作(二)

*ooc  意识流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才不是因为钱花光了所以不得已又来工作了。

睡到12点才醒的我挠了挠两天没洗的头发,将开业的门牌挂上。

然后我就对上一个血肉模糊的人,不对,血肉模糊的鬼。

惊慌地倒下并且拜托这个还没学会变换形态的新鬼帮忙拍了张照片,心想着一定用这张照片向上头申请一天的休假,我将它迎了进来。

稍微废了点力气帮它恢复成人的模样,出乎意料的,是个大美人呢。

而且还是个身材很好有着一头让人羡慕的白色长发的大美人。

早知道就不帮她恢复容貌了,看着自卑。我将一杯生水递给她,努力维持着笑容。

“那个,”她小心翼翼地开口问,“您是不是哪里不太舒服?”

我还是维持着那副微笑,没有哦绝对没有。“只是心里下意识排斥比我漂亮的人而且有着白色长发的人而已。”我喝了一口杯子里的茶水,这么说道。

她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然后静静地盯着自己杯子里的水不说话了。

我习以为常,也不插话,毕竟要接受真正的死亡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我可以要杯橙汁吗?”她抬起头,一双黑亮的眼睛祈求地看着我。“嘴巴里一直是自己血的味道,想冲淡一点。”

“不行哦,你自己死了,不可以碰人间的东西了。”原则问题,我是不会让步的。

“哦……”她失望地低下了头。

天呐太可爱了,我有罪。

磨磨蹭蹭了很久,她开始和我聊起了她生前的生活。

“噗!!!”我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很不雅观我知道。“你是混黑道的??”

“是啊!”她自豪的扬起了脑袋,“我爸爸还是我们那边的黑道老大哦。”

我一时间心慌慌,询问了她的名字后开始翻看十八层地狱新入成员名单,出乎意料的没有她。

为什么一个杀手会这么傻,我开始怀疑起电视剧里关于杀手的描写了。

她也没在意我的古怪行为,继续讲下去了。

她说她喜欢上了与她敌对家族的三少爷。原因是他长得很帅。

我看着她一脸理所当然,下意识地将她划为被保护的很好的花痴小千金那个范围里去了。

“其实不是啦,我以前被他的家族绑架过,他把我放了回来。”她身边冒出粉色泡泡,“还说我是鶸,听说他因此还被责罚了。”

嗯嗯,我敷衍着,忽然觉得周身一冷,抬头只看见她浑身的气场都变了。感觉像要被吃掉了,这是我唯一直观的感觉。

“所以说啊,”她撩起耳边的一缕长发别到耳后,“那样的地方哪里配得上他。”

见我没有回话,她忽然意识到什么,收敛了气场,道歉说自己经常没法控制情绪。

“没事没事。”我笑着打哈哈,“这种架势算不了什么。”我一边说着,一边颤颤巍巍地捧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

什么,你说那些泼到茶几外的茶水,你看错了,我怎么可能会吓得手抖,错觉!

她捧起手中的生水,浅浅抿了一口,把玩着白色的长发:“果然,一直维持那个傻傻的模样太累了,死了也蛮好的,可以恢复本来的性格了。”

忽然有点想念之前招待的那个温婉的女鬼小姐。我流下面条宽的眼泪。

她说她为了刷好感,特地让父亲给她买了公寓,就在那个三少爷,哦,雷狮附近。

具体追男神过程太过复杂,不是我能理解的,我小小地瞌睡了一会。

然后迷迷糊糊醒来剧情就忽然到了两人反目的地方。

女鬼小姐说,雷狮因为她的隐瞒生气了,而在此同一时间,她的父亲和她喜欢的人的家族发生了冲突,开始火拼。

“然后啊,就这么误会了。”女鬼小姐眼眶泛红,“他也不听我解释”

那你是为情自杀吗?  想到她来这里的时候的惨状。我不想听到那个惨烈的结局。

她一口气将骨瓷杯里的水喝完,“我被父亲锁在家里,后来听侍女说他进了父亲的陷阱,就逃出来找他。”

“他是个骨子里就高傲的人,如果我去提醒他,他肯定不会接受。”

“那我就只能激怒他,然后让他对我彻底厌恶。”她的头越垂越低。

我闭上眼,开始暗中惋惜错过了有关如何追男神的部分。

“原来被炸死这么疼,还好他没有留在那里。”她忽然抬起头,对我笑了。

我问她,有没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

她从研究开始变透明的身体里回过神来,对我摇了摇头,又仔细想了想,对我说:“如果可以的话去帮我看一下他现在的模样吧,一开始想像小说里一样和他慢慢变老,可是没有等到那一天。”

说完给了我一大沓货币和一个头巾。

顺着她想象出来的头巾上面的活人气息,我来到了一个高级墓园。

我找到了女鬼小姐的墓碑,非常干净呢,但是照片居然是张偷拍完全模糊看不清脸的黑白照片。

比较女鬼小姐那样也算背叛了家族,所以沦为家族之耻,那么这样说的话……

阿拉,可以瞑目了呢,你喜欢的人没有讨厌你呢。我将从路边采来的野花放在碑前,认真地行了引渡礼,忽然察觉到有人靠近。

我急忙将自己躲藏起来,如果不是有规定不可以随意使用法术,我才不用这么狼狈。

“老大!刚刚我还看到xx墓碑前有人,怎么忽然没有了!”一道蠢蠢的声音传来,伴随着旁边人的低斥安静的声音,我悄悄地探出头。

真的是个很帅气的男性,而且骨子里就透出的桀骜和高贵让人忍不住想对他跪下。

他将一个满是紫色小花的小盒子放在了女鬼小姐墓碑前。

“切,鶸。”

我回了冥府一趟,刚好赶上了正在排转世队伍的女鬼小姐。将那个满是紫色小花的盒子在她眼前晃了晃。

“诶?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勿忘我,他一直笑我喜欢这种小野花。”女鬼小姐很开心,但碍于这上面的现世气息不能触碰,眼巴巴地看着。

我笑了笑,岔开话题,“怎么不在冥城等他?”

“这里生活太枯燥,我观察了几天,留不住他的。”女鬼小姐笑了笑,打算去喝孟婆汤,前面的鬼差已经在催她了。

我在她喝孟婆汤的时候对她说:“业务附加消息,他没有恨你。”

正在抱怨汤苦的她忽然笑了,能被人当成疯子的那种。

然后她就一脸茫然地问我我是谁,她是谁,为什么嘴巴里一股甜味。

身后的鬼差告诉她,因为你活着的时候过得幸福,所以甜。

站在一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我不禁佩服她的容易满足。

我后来又跑了趟现世,把女鬼小姐墓碑照片改成了她的招牌傻笑。

然后离开的时候,刚好又碰到了女鬼小姐喜欢的人,听到后面传来东西掉地的声音,我深藏功与名。

然后被路过的鬼差又捉去喝了碗断念汤。

我靠(#‵′)靠(#‵′)靠(#‵′)靠(#‵′)靠(#‵′)靠,不就是笑了一下吗,至于这么对待一个正值花季的少女吗。

鬼差看了我一眼,又拽起我的胳膊。

错了错了鬼差大爷,我承认我也忘记自己活了多久了,求您放过。

我面无表情地站在打汤的鬼差面前,他看到我,怜悯了一眼,随即给我汤的分量一点都没少。

喝着这碗虽然澄清但是味道可以让你死去活来好几次的汤,我默默切断了味觉与嗅觉。

从什么时候开始鬼差对我们引渡者的情感管的这么严格了呢。

我一边打着饱嗝一边想着。

评论(3)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