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蛋蛋♥

QQ 2297838160

欢迎催更

阴阳师小姐今天也在努力工作(一)

*ooc,意识流




我是一名阴阳师

很多人都以为这个职业很吃香,会被人高高在上的供着。

呵,不敢当,其实我是一名穷困潦倒经常会被人当成骗子的阴阳师。

其实业内还给我们一个外号,叫做引渡者。

所以为什么我要听信父亲的鬼话要接受这么一门危险系数高又不赚钱的工作啊!

不过工作的趣味性还是很高的,偶尔还可以公费吃喝嘿嘿嘿……咳咳

今天也像往常一样挂上了开业的招牌,捧着杯热茶坐在舒服的靠垫上,心中想着:再过三分钟如果没人就关门去找侑一小姐赏樱花!(能有这么懒散思想的我还真是罪过啊)结果还在想着带什么东西去吃,门就被打开了。

来的人是个没有影子的漂亮姑娘呢,我给她倒了杯生水,听她讲她的诉求。

她没有动那杯水,只是径直给我行了个跪拜礼,吓得我一口茶水卡在喉咙里,差点就去见黑白无常了。

她说她有一心愿未了,希望我可以帮忙。

我擦了擦嘴角的茶水,满头黑线地看着她和我念叨了半个小时自己活着的幸福,紧接着又娇羞地给我递过来一张粉粉信封。

她说希望我可以在没人的时候把这封信交给一个叫做紫堂幻的男生。

接着又给我递来一沓厚厚的钞票和一副框架眼镜,随后就消散了。

我点了点钞票,够我维持好长一段时间的生活了,于是我收下信封,借着眼睛上面残留的气息找到了这个让漂亮女鬼小姐念念不忘的男人。

按照女鬼小姐的形容,这个叫做紫堂幻的男人有那么那么那么好,温柔羞涩,还特别关心别人。

然后我就看到了一个气场黑暗并且暴躁的男性。虽然长相清秀,但是那明显的黑化气场以及毫不留情地虐杀对面一堆人的凶狠手法也让我深刻怀疑是不是找错人了。

啊,果然还是推了这桩委托吧,我这么想着。

果然只是想想而已啊。  我看着面前随时可能杀了我的,紫堂幻? 嗯对,面对着紫堂幻先生,我很淡定地跪着递过了那张信封。

人啊,就是要能屈能伸才行呢。

我看着眼前的男生忽然露出一个微笑,然后询问我要不要听故事。

呵,男人。

然后我就乖乖坐在这个大boss旁边,安静如鸡地听着他们的故事。

富家女与被视为废柴的富家男的故事。

青梅竹马终究敌不过岁月的故事。

一个自卑的人如何错过的故事。

想听吗?呵,做梦。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直白的人遇到一个别扭且自卑的人,并且两个人在发生爱情的化学反应后会遇到多少困难。

然后啊,在即将HE线达成的时候其中一方的死亡。

当我任务完成回到小屋子的时候,女鬼小姐已经在那边等着了。

她说感觉用金钱来感恩还不够,所以给我带了一个香囊。

她说这是她还活着的时候收到的第一个情人节礼物。舍不得带走,希望我可以留着。

我看着她的身影渐渐变透明,把玩着这个小巧的香囊,紫红色的线孤零零地留在那里。

啧,果然还是去找侑子喝杯酒好了。

——BE









——HE
过了很多年我因为工作原因去冥府,看到了那个女鬼小姐,正想去打个招呼,忽然意识到她可能不认识我了,尴尬的手举起又放下。

不料她认出了我,跑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白净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

可能因为我是她在活人世界看到的最后一个人,所以她和我絮絮叨叨说了很多。

她说她来这里的时候没有去转世,她还想再等几年,等到他一起,在冥城一起生活。

冥城的生活非常无趣,就连味觉也不会有,还要每天工作来作为住这的代价。

我没问她有没有等到,因为被严格的鬼使带走了。

走之前我回头看了看,看见她回过头朝远处的一个紫红色头发的人挥了挥手。

啊,真想恋爱呢。我这么说着,然后被旁边的鬼使带去喝了一碗断念汤。

呸呸呸,我一边吐着嘴巴里古怪的味道一边问候了一遍鬼使的全家。

评论(2)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