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蛋蛋♥

QQ 2297838160

欢迎催更

【凹凸乙女】世纪2

瑟拉芬娜,现任高亚洛特王的长女,因是情妇所出,在皇宫中倍受欺负,3岁时母亲去世,被送往乡村,如今已有11岁了。而正因如此,瑟拉芬娜也好运地成为了最后一名幸存的王室继承人。

荻姬是高亚洛特王在送走瑟拉芬娜时所派遣的唯一一名侍女,已有16的年岁。

坐在稍颠簸的马车上,瑟拉芬娜忽然回想起那天那个笑容好看的王室信差,不过在回城堡的路上,那个信差成为了权利斗争的一个牺牲品。

比起瑟拉芬娜的心思慎重,荻姬这边显得格外轻松。两个棕色麻花辫在身后随着马车的颠簸而不断跃起,一双茶色的眸子里面蕴藏着对未来生活的无限幻想。

“公主殿下,马上就要到了。”最后一个字的尾音调皮地高高扬起,瑟拉芬娜拢了拢自己未扎起的黑色长发,拉开帘布往四周看了看,忽然在荻姬的惊呼声中推开马车门,拉着荻姬就往马车下面跳。

荻姬被这突如其来的事件弄得失了方寸,对于马匹的精神力控制也分散了,就在两人跳出去的一瞬间,马车底部忽然出现一个诡异的图案……

东市——
“妈妈你看!”一位穿着普通的小孩拽了拽身旁妇人的衣角,“城堡那边放烟花了!”

西市——
酒吧内,一位裹挟着春季湿冷气息的黑蓬客人冲了进来,在别人的侧目下咋咋呼呼地嚷着:“嘿伙计,我打赌你不会猜到我看见了什么,一个爆炸魔法阵!就在城堡附近,啧啧那威力,和我DEV刚入学看的特殊指导一样!” 
柜台的调酒师嗤笑了一声,手中的活计不停:“这可是为了迎接瑟拉芬娜王女而展示的,可怜的王女呦。”酒杯碰撞间,话语中却传出一种幸灾乐祸。
“得了吧,这话被斯拉特公爵听到还不得掉脑袋,都省点好奇心,马上就是骑士团招募了,多花点心思到那个上面去。”旁边一位将自己裹成一团的黑色粽子闷闷地发声,引出周围人另外一波讨论热潮。。。

城堡附近的草地上趴着两个黑糊糊的身影,其中一个的手动了动,睁开了眼睛。

土地上有一股特有的草腥味,瑟拉芬娜被爆炸的余波波及,一时间头昏脑涨,全身像散架了一样没法爬起来,勉强支撑起身体却被背部传来的刺痛激出了眼泪,勉强摸了摸背部,手上立马被鲜血给覆盖。

荻姬的状况比她要好很多,毕竟是特殊能力者,虽然没有接受正规教育,但是身体素质仍然比普通人要好,但在这突如其来的爆炸下也被冲击到了头部,现在还昏着。

瑟拉芬娜见荻姬没有醒过来的趋势,将耳朵紧紧贴在地面上,屏息了片刻,随即直起身子,将带血的外披风脱下,忍痛裹在了伤口上,拖着荻姬往草堆里一钻,同时也不忘将拖行的痕迹给掩盖。

她听到远处传来的脚步声了。

瑟拉芬娜看着几位身穿斗篷的人出现在了马车遗骸旁边,他们的坐骑上有一个扭曲家徽的纹路,奈何距离太远看不太清。

那群人很快就离开了,瑟拉芬娜丝毫不敢动弹,她太弱了。

精神紧绷时,一双修长的手轻轻搭在她的肩膀上,瑟拉芬娜正想低斥荻姬,却发现荻姬还在昏迷。瑟拉芬娜的脑袋嗡地一下,丝毫不敢动弹,整个身体也处于紧绷状态。

“小姐,您没事吧?”一道温雅的声音从后方传来,不过这也没让瑟拉芬娜放下戒备,她缓缓回头,却差点被白光刺瞎双眼。

面前的少年有一双好看的鎏金色眸子,就像有碎星辰镶嵌在他的眼睛中,让人情不自禁地被他吸引。刘海遮住了半边清秀的面容,一头银白色的长发松松地系在脑后,身上穿着一袭白色长袍。

瑟拉芬娜被闪的断片了片刻,少年也很快放下了搭在瑟拉芬娜肩膀上的手,一双好看的眸子弯起,自我介绍道:“您好,我叫丹尼尔,是神殿的学徒。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或许是见瑟拉芬娜的戒备心依旧没有消减,丹尼尔继续说道:“您可能不认识我,但您一定认识秋吧,是他拜托我来这边的。”

如果思维可以具象化,那么瑟拉芬娜现在应该是一种被雷劈的状态。

秋是瑟拉芬娜在小乡村唯一的异性朋友,前两年被DEV招生处的人发现是特殊能力者,在全村人的瞩目下被带去DEV学习,之后全家也跟着搬走了,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不过经常会有书信来往。

瑟拉芬娜面色古怪地看了看面前长相出色的丹尼尔,想起秋信件上天天吐槽的一位名叫丹尼尔的腹黑少面,她感觉自己本来就不够用的脑容量在发出警报。

脑海中滑过荻姬枕头底下藏着的名叫《断背山》的小人书,瑟拉芬娜忽然想起了一些片段。

此时,正期待新生命出生的秋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评论

热度(45)